丘光耀:有得選,就要選!

PohLeeLim     2016-11-22     檢舉

丘光耀:有得選,就要選!

Sponsered Links

2013年505大選,由於選舉制度不公,政治海嘯無法一舉推翻國陣。

選後從508開始,一場又一場的黑色抗議大會,民聯也畫地爲牢,不敢越雷池半步,民眾遂對「改朝換代」的熱情急速潰散。

隨即政局的發展,從加影行動、安華入獄、安順敗陣、哈迪變節、民聯崩解、Bersih退燒、砂州折翼乃至冠英被控,醜聞纍纍的納吉政權,似乎仍穩如泰山。

網傳3種極端聲音

就此,網絡上出現三種極端的聲音。一是「真要變天,就要流血」的憤青激進主義。二是「變不了天,不必投票」的政治犬儒主義。三是「各黨皆爛,故投廢票」的歷史虛無主義。

Sponsered Links

第一種聲音,按我的觀察,似乎都是憤青,既沒有革命經驗,也沒有武裝起義的物質和理論準備,純粹「打打嘴炮」而已。

第二種聲音,不少是國陣網絡槍手假扮成「中立選民」所爲,鼓吹「認命」,接受現實,旨在麻痺年輕網民的政治改革熱情,企圖籍此拉低來屆大選的青年遊子投票率,間接讓國陣候選人得逞。

第三種聲音,既有來自喬裝成「中立選民」的國陣輿論,也有若幹網絡寫手對在野黨表現不滿的辛辣鞭撻。他們認爲在野黨議員都是「議會迷」、街頭抗爭蓄意「放水」、對選委會太過寬容,甚至爲了選舉藍海,不惜犧牲原則,向馬來特權叩頭。

Sponsered Links

以上三種聲音,都是對「以選舉爲總路線」的馬來西亞在野黨運動不滿,認爲在野黨政客除了選舉就一無是處;而選舉又充滿欺騙性,遊戲規則已經註定遊戲結果,但在野黨卻沒有膽略抵制選舉制度,還積極呼籲年輕人登記選民,投入選舉。

就以上三種聲音,我的立場很簡單,亦很清晰,六個字:有得選,就要選。

選舉,是奉行議會民主體制的關鍵要素。除非你放棄選舉政治,走議會外抗爭路線,如發動革命、暴動、暗殺、綁架、恐襲等非常手段。

事實上,自資本主義制度允許選舉以來,被壓迫階級就對「選舉政治」出現嚴重分歧。

Sponsered Links

其中,共產黨認爲選舉是「資產階級假民主」,認爲它是用來忽悠工人階級的抗爭,以延遲革命(最終目的)爆發,是收編工運頭目的維穩手段,有很大的欺騙性。故共產黨反對用選票(ballot),堅持用槍桿子(bullet)來改朝換代。

然而,社會民主黨則認爲選舉是工運施壓下所掙來的成果,隻要有得選,就該利用選舉來逐步爭取自由和平等權益,並且將每一場選舉,都視爲「群眾政治教育」的手段。德國修正主義鼻祖伯恩斯坦(Eduard Bernstein)就說道:「最終目的微不足道,運動就是一切!」

Sponsered Links

英國作爲老牌民主國家,一開始的選舉也是充滿欺騙性,譬如:女性沒有投票權、男人「非自由民」不可以投票、資產沒有達到一定程度者亦無資格投票等等。

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選舉,也走過類似跌跌撞撞的坎坷路,不是等選舉制度完善到如魯迅所形容的「費爾博拉」(fairplay),在野黨才來堂堂正正去提名競選的。

這個逾一個世紀之長的選舉政治,歷經了五花八門的玩臭、各式各樣的舞弊以及層出不窮的忽悠,然而這都沒有動搖社會民主黨這一支左翼力量對選舉信念和實踐的堅持。

Sponsered Links

共產黨人呢?他們從不相信選舉,他們靠武裝推翻資產階級政權後上台乾脆就取消選舉(我指的是多黨選舉)。革命成功後,共產黨連資產階級最「虛偽的假民主」也不會給你。他們用「鼓掌」取代「投票」,說白了即是:「砍人頭」的黨是不會「點人頭」的。

抵制選舉太冒進

網絡上有人因爲批判「選舉制度不公」,進而呼籲馬來西亞在野黨抵制來屆大選,讓全世界看穿納吉的真面目。我認爲這種冒進主義的結果是得不償失的。

1969年大選,社會主義陣線的各級領袖幹部,被東姑援引「內安法令」大肆逮捕,勞工黨和人民黨遂發動抵制選舉的行動。結果是,左翼運動更快消亡,其歷史使命提早「自我終結」。

Sponsered Links

外國的民主化例子也一樣,那怕是再困難嚴苛的條件,隻要允許選舉,民運和在野黨人就要積極投身去選。

你去問翁山蘇姬,緬甸一直以來的選舉制度完善嗎?你去研究曼德拉的鬥爭史,1990年南非選舉制度完善嗎?你再去問有多黨選舉國家的非洲和拉丁美洲人,他們國家的選舉制度完善嗎?

你也可以找20世紀歷經第二波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任何一個國家來做個案研究,他們的民主選舉運動,是在選舉制度充分完善後才開始,抑或一邊參選一邊修正和幹淨化選舉制度,以逐步拓寬自由和平等的政治環境?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