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善勇:就算不破產,前景也很慘

alextan941     2016-11-22     檢舉

楊善勇:就算不破產,前景也很慘

這個古書之中的黃金半島,誰會想到,如今滿目瘡痍,前路一片黯然。2015年財政部透露,截至同年3月,聯邦政府積欠下的債務,多達5968億令吉,或占國內生產總值的51%。

Sponsered Links

時光荏苒,倏忽一年之後,國債飆高,一口氣多了三百餘億,達6305億已是國內生產總值的54.5%!處境這樣,臨近2017年的此時此刻,財政預算有何甜頭,納稅人都搖頭不說了。

前不久甚至聽說了教育部2015年財政預算案中,華小撥款遲遲沒發出;當中,還有一大筆疑已挪作賑災的3000萬令吉。是虛是實,可見國庫當下的口袋,確實羞澀地超乎想像。

中小學這般,大學呢?2016年財政預算案之中,國立大學撥款削減14億4222萬6800令吉,立竿見影;國家教授理事會(JPN)披露多達156名的大學教授不獲續約。一個個狀元的獎學金,也頓然成空。誰說再窮不能窮教育?

Sponsered Links

割肉補瘡自救

一年不如一年,當是這國家最佳寫照。到了2017年,場景猶糟。油價滑落,股市低迷,匯率不舉,身為國庫大金主的國油也要裁員,削減開銷,以求自保。

那麼,甭說未來一年國家的基建和發展,誰來買單;且說120萬在職公務員的薪酬,加上n百萬退休公僕連同他們的家眷之那些好康和福利,每日所需的那一大筆天文數字,誰能想像?

何況,第14屆大選實實在在拖不下去了。國會解散前後,營造氣氛,鋪張絢麗,樣樣要錢。萬一捉襟見肘,錢不夠用,各個部門和單位,來年必然還要設法附加經費,填補支出。可是,後年呢?

Sponsered Links

總是這樣,割肉補瘡,這邊止血,那處受傷。距離2020年的宏願之年,僅僅剩下三年的光景,這個古書之中的黃金半島,到時能否先進,參考預算就明白了。

聯邦政府來年的的收益,放眼2197億2600萬令吉;可是,年度的支出,總開銷高達2608億令吉,不敷之數,逾400億。僅是應對公僕薪俸,已需接近1/3(29.7%)。據此計算,國庫每日必須撥出至少兩億供養之。

總的來說,行政和管理所需,估計約2148億令吉;發展的配額,僅有452億7000萬令吉。換句話說,行政和發展,比率是8:2。嚴重失衡,一目瞭然,迨無異議。

Sponsered Links

如果深究這個數據,火眼金睛的讀者當會發現,其實國家一年總得的2197億,幾乎都用在維繫國家機器(2148億)了。那麼,種種的發展,其實都是寅吃卯糧,仰賴借貸,準備債留下一代的子孫。

滿足公僕需求

顧慮政治上的需要,捉襟見肘的政府仍滿足公僕的要求。錢不夠用。160萬的公務員將獲500令吉的特別援助金,退休者也可得250令吉,悉在開年一月初發出。

不僅這樣,身為公僕,還享有九大優惠:深造有薪、隔離病假、貸款購買電腦、摩哆貸款、房貸、一馬組屋配額、第56級薪金、合約增聘醫科畢業生;此外,2016年屆滿的合約職員,獲得續約兩年。

Sponsered Links

那麼,總數非常龐大的公務員,什麼時候才會有所削減呢?2016年的編算,公僕薪金全年已有705億令吉。時隔一年,多出了69億萬,達774億。按照這個每年增加馬幣69億的速度推算,最終的結果,將會如何呢?

2018年,843億;2019年,912億;2020年,981億。2021年,不過是五年的光景。五年後,國庫要為此簽發一千億的支票了,邁向1050億。12年後的2028年,全體公務員所支,衝過1500億。19年後,2035年,逾2000億。

國家舉債過活

Sponsered Links

對此,當權的政府,當家的領導到底有何計劃?年復一年,皆是一再磨蹭,一再拖沓,不置可否,第二財政部長佐哈里大派定心丸,公告政府不會裁減公職。如此,國家只好繼續舉債過活:一年欠下400億,累積三年,就是千億的天文數字。

這樣下去,縱然國家不會破產,前景畢竟很慘,迨無異議。到了33年後,2049年,公務員集體所支,接近3000億。到了那個時候,才說國家轉型,希望「TN50永載歷史」云云,簡直就是開玩笑嘛!

把鏡頭拉前呢,低下層的草民接下來必能感受生活之艱難。儘管一馬津貼有所調整,國家攙扶社會的發給總額,已從2014年的397億令吉,減至2017年的224億令吉。那麼,吾等的衣食住行,必然深受影響,也就可想而知,毋庸贅言了。

Sponsered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