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馬華於不義 玻州議員許福光應受懲處

truthdetail     2016-12-09     檢舉

(高新德評述)玻璃市州議會以13支持、1票反對及1票棄權的情況下,通過2016年伊斯蘭法行政修正法案。修正案具有爭議的是修正第117(b)條文的「父親和母親」(ibu dan bapa)字眼至「父親或母親」(ibu atau bapa)

玻州大臣阿茲蘭在休會後解釋,修正第117(b)條文是為了讓國文及英文版法令劃一,因為英文版使用的是「parent」字眼,可詮釋為「父親或母親」,因此國文版也要改成「ibu atau bapa」。

贊助商鏈接

馬華知知丁宜州議員許福光在投票前離席,雖然他解釋為抗議,但議會的記錄則視他為棄投。

許福光棄投的行動,已經讓馬華蒙上不白之冤,讓許多人誤解馬華的立場模糊不一。

針對許福光被指「棄權」一事,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說,馬華的立場是法案本身就是一項錯誤,同時與中央法律衝突,我們不能將錯就錯,因此也指示許福光參與辯論闡明黨立場。

「許福光事實上應該表達馬華的看法後,再以實際行動抗議該修正案,但他最終沒有參與辯論並表達馬華的立場,以致媒體解讀為馬華『棄權』。」

他強調,這不是馬華立場的全貌,對於許福光為何沒有在玻璃市州議會參與辯論就離席,以致馬華的立場無法公開的闡明,馬華總會長廖中萊將在下周一的中委會議,傳召許福光做出解釋。

他說,當馬華在中央主張並全力推動修改相關婚姻法,以便解決每每引起爭議的改教風波時,在有關課題方面的立場絕不會模稜兩可,也不會有無故「棄權」的決定。

魏家祥指出,有關修正案修正第117(b)條文簡直就是不合理的行動,不但完全違背聯邦政府的意願,還跟中央修正的婚姻法起衝突,玻璃市的相關修法本來就不應該提呈至州議會。

贊助商鏈接

他說,聯邦政府在國會下議院提呈《1976法律改革法令》才通過一讀,尤其修正88A(1)條文即子女改教必須得到父母的同意,而不能隨父母其中一方改教,但玻璃市的修正案卻允許父母其中一方可以決定子女改教,這就產生了律法上很大的矛盾。

「當我們強調不能一國二法以致國家法律大混亂之時,由國陣執掌的玻璃市州政府本就不該修改法令並造成與中央律法的衝突。這個不是支持或反對的問題,而是修正案本身根本就不該出現!」

他說,此事並不是針對宗教,而是針對法律的權威與嚴明,馬華是站在法律的層面看法律,玻璃市的修法完全不合理更造成與中央法律的衝突,這本就不該提呈至州議會。

雖然許福光是馬華在玻州的唯一州議員,但因為他陷馬華於不義,也公然違反黨領導層的指示,馬華應該採取內部紀律行動處分他,這樣至少才不會讓人覺得馬華言行不一,同時也可以藉此表達馬華在這一課題的鮮明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