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史上!極度危險的人物【莫達清】一生傳奇的故事......!(內有精華視頻)

alextan941     2016-12-09     檢舉

大馬史上!極度危險的人物【莫達清】一生傳奇的故事......!

(精華視頻)

大馬一代俠盜莫達清」打家劫舍,但從不劫貧,作姦犯科,卻反對吸毒,生前殺人如麻...

贊助商鏈接

莫達清一生傳奇

第一篇

大盜莫達清是七十年代罪犯的代號。當年跑意外線的記者,最忙的時刻就是追訪莫達清與同黨所干下的大案。

出道不足一年,莫達清干下的劫案多達卅多宗。最為轟動者,是於1975年10月26日搶劫安邦路跑馬場的解款車廿多萬令吉。他也曾在一天內,連搶兩間銀行。

周末的跑馬場,人群最多,而莫達清偏偏選在這個時刻干案,膽子之大,無人出其右,同時更顯得他干案的狠勁。

莫達清原名黃瑞清,1951出生於怡保路的水塘路。15歲輟學後,他在住家附近的敦依斯邁路大巴剎打工。

當年怡保路一帶,龍蛇混雜,盤踞當地的360私會黨,勢力龐大。短短3年期間,莫達清在360私會黨創出名堂後,於18歲那年,持鎗干下第一宗搶劫案。

1969年是莫達清第一次瘋狂干案,他的記錄是干下8宗。不過,這一年的犯案生涯很快結束,他被警方逮捕後,在法庭被判坐牢7年。服刑約5年,他於1974年年杪出獄。

江湖傳言,莫達清出獄後曾對家人懺悔,矢言要改過自新不再犯案。但是,怡保路的龍蛇混雜環境,令他難以全身而退。當地每次發生私會黨格鬥及打劫時,他是第一個被警方傳召查問的人。

贊助商鏈接

警方的查問,當然不會客客氣氣,尤其是莫達清在360私會黨佔有一蓆之地,更可況他又有犯案及坐牢的記錄。即使案不是他干,但警方相信憑他的「江湖地位」,總可以從他身上,拿到一些線索吧!

莫達清對警探「找料」的方式,極度反感。案不是他乾的,可是矛頭卻是指著他。久而久之,他終於把心一橫,決定重出江湖,而且要干,就一定要干大的。

1975年中期,他與三個同黨阿黃(吳清旺)、邦咯仔(馬國清)及細仔(鄭福來)合夥干案,幾乎將整個吉隆坡翻轉過來。

莫達清手上的軍火,數量驚人,除了長鎗短鎗十多廿枝之外,尚有手榴彈至少5粒,子彈上千粒。這些軍火是莫達清等人打劫馬場後,利用所分得的贓款從泰國購入。

莫達清的干案新聞,時常上報,而且一宗比一宗猖獗。他的名堂更令警界震撼,成為警方誓要捕獲的首號人物。當時只要有大案發生,必然會連想到,這又是莫達清乾的「好事」。

某一日,我報館的資深編輯部同事接獲一個來電,對方聲稱他就是莫達清。他自稱藏有大批軍火,問報館是否有膽派記者到來採訪。

贊助商鏈接

資深同事聽到對方的名堂時,可能已被嚇呆,也可能擔心採訪同事的安危。這個約會當然不成事!

我們幾個跑意外線的同事於事後知道後,都埋怨這位資深同事為何不與對方約定時間地點,好讓我們闖一闖虎穴。(意想不到,這些軍火現今收藏在警察博物館,供人參觀)。

對方是不是莫達清,無法證實。不過,從當年許多大賊都將《新明日報》刊登的「匪照」剪下放入錢包的蹟象顯示,黑道中人相當重視《新明日報》的「江湖地位」。

我與同事都深信,來電者應該是莫達清。

第二篇

在警方眼中,莫達清是一個狡猾之徒。雖然警方多次展開突擊行動,但都被他預知風聲,在最後一分鐘及時逃脫。

但是,在民間的眼中,特別是住在怡保路一帶的木屋區居民,卻認為莫達清是現代羅賓漢(RobinHood),一個劫富濟貧的俠盜。

贊助商鏈接

木屋區的居民,互相認識。只要有陌生人進入木屋區,居民很快就會知道。自從莫達清藏身該處後,居民都提高醒覺,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立刻走告莫達清。

在如此環境下,警隊根本難以進入木屋區。莫達清每次能夠脫身,並非僥倖。

不過,警方不認同莫達清是羅賓漢的說法,反指莫達清很懂得收買人心,故意給錢居民乃是要他們作為他的耳目。

當時負責追捕莫達清的警官,是擔任市警特別調查組(SIS)主任並有罪惡剋星之稱的古拉星甘(S.Kulasingam)。參與行動的警官,包括一名洪姓刑警警官,他與古拉的警階同是副警監。(數年後,洪警官提早退休,據稱移民到澳洲)。

在莫達清橫行的日子裡,警方一直無法將他活擒。如何逼使莫達清現身,成為古拉急切的任務。

古拉脾性剛烈,疾惡如仇。他人如其名,因「古拉星甘」的名稱,在印裔傳統意指勇猛雄獅。他手下的多名猛將,對他又服又貼。

據傳聞,古拉在無計可施之下,準備兵行險著,扣捕莫達清的父母及兄弟,以盤查莫達清的行蹤,同時也藉此逼使莫達清現身。

贊助商鏈接

不過,古拉的建議受到洪警官的極力反對。洪警官認為犯罪者是莫達清,家人是無辜,罪更不應殃及家人,而且這樣的手段,警隊也不會光彩。

兩位警官為此爭得面紅耳赤,不過,決定權在古拉手中,而莫達清家人最終也被帶返警局,數天後才獲釋放。

1975年11月22日深夜11點許,古拉離開諧街總警局獨自駕車返回甘榜班丹住家,途中經過達衛士路的三叉路口時,黑暗中突然閃出數名鎗手,向他連開11鎗。

坐在車內的古拉雖然帶有佩鎗,但他根本沒有還擊機會。在鎗林彈雨之中,其中一彈貫穿車門射入古拉體內。

古拉中鎗後尚能保持鎮定,他立刻踏足油門駕往約兩公裡外的蕉賴警局,由警員送往醫院。

經過醫生搶救,古拉大步邁過死亡關。他身中的子彈擊破他的肋骨,然後穿過肝臟再擦過肺部,傷勢相當嚴重。他能夠在11鎗射擊下逃過一劫,算是奇蹟。

事後調查,當晚開鎗狙擊者,乃是莫達清與同黨。莫達清是因不滿家人被扣,而採取報復行動。

約五個月後的1976年4月7日晚,古拉率隊圍捕一批藏身在八打靈再也百樂花園住宅的金店劫匪時,被鎗匪開鎗擊中腹部,離第一次中鎗的傷口只差吋許。這次他再逃過一劫。這是後話。

贊助商鏈接

第三篇

「阿黃被殺,棄屍在甲洞一個偏僻荒野……」。周日早上我們一群記者在諧街警局探到這個消息後,立刻緊張起來!

阿黃是莫達清的最得力助手,他為何被殺,如何被殺,都是我們急欲採訪的「正料」。

由於周日刑事調查部主任不會到警局辦事,所以我們無法向他查證。唯一方法,是先到現場查訪。

當時我們約有七八人,有來自中文報,英文報及馬來報。我們急急腳的,分乘兩輛車趕往甲洞。(當時各報記者關係相當融洽,互相都有照應及可以共車)。

在取道古晉路駛往甲洞方向之際,跑在前頭的轎車突然失控,翻了幾個觔斗後,整輛車變成四輛朝天,停在路邊。

贊助商鏈接

我和另幾位同行坐在另一輛車,看到前頭的轎車翻覆後,驚慌之餘連忙停車,並跑上前準備給予援助。

幸好車內的數人尚能自行的從車內爬出,眾人只是輕微擦傷,算是不幸中之大幸。驚魂甫定後,我與原本坐在第二輛車的同行繼續前往現場,而因翻車受驚的同行,則留在該處善後,再返回警局等消息。

數日後大家重遇,談起翻車驚險一幕,各人都涅了一把冷汗。逃過劫數的馬來報記者心有餘悸的說:「這幾天我追訪車禍新聞時,不再如以往一般先問有沒有人死,有多少個人死了。這次翻車無事,我才知道生命可貴!」

當日阿黃被殺,據稱有兩個版本。

第一個版本,指阿黃是在一場私會黨爭霸戰中,被敵對一方鎗殺。

莫達清在「360」私會黨冒出頭後,霸佔了怡保路一帶。與怡保路毗鄰的增江新村及甲洞,卻是「五指山」私會黨的地盤。

莫達清等人成功劫走安邦路跑馬場的解款車廿多萬令吉後,各人分贓,他則得到4萬令吉。

據稱莫達清準備將勢力擴大,於是利用分到的錢帶到泰國購買大批軍火,包括千粒子彈、手榴彈及鎗枝等。

贊助商鏈接

甲洞是一塊肥肉,莫達清準備進軍甲洞搶奪「五指山」的地盤。在一次談判破裂時,雙方發生衝突,「五指山」的首領及阿黃被殺。

第二個版本,指阿黃是被莫達清清理門戶時,中鎗身亡。

在莫達清的組織里,阿黃是坐第二把交椅。當勢力即將擴大時,阿黃起了異心,對第一把交椅虎視耽耽。

當莫達清知道阿黃有意反叛及搶奪他的大哥地位後,兩人約定在甲洞一個偏僻荒野地區談判。

據稱,為了解決這場紛爭,雙方同意模仿牛仔片的生死決鬥方式,以定高下。

兩人各持手鎗,背靠背,然後分開,各慢步向前行。當旁邊的同黨喊到第30聲時,兩人急速轉身開鎗。阿黃身手不夠敏捷,被鎗法奇準的莫達清擊中。

這兩個版本,警方不願證實,也不願否認。不過,據事後的資料顯示,第一個版本的可能性較高。

阿黃逝世後,莫達清的得力助手,餘下兩個。他們是邦咯仔及細仔。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