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須看的文章!字字入心!給民主行動黨的箴言!

AllNewMalaysia     2016-11-13     檢舉

你必須看的文章!字字入心!給民主行動黨的箴言!

2016年11月12日 | 作者:丘光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是民主行動黨50週年「黨慶年」。我適逢今年七月退黨,然斗爭精神一刻都沒有離開過。

我相信講真話是美德,歷史學者也最忌諱作假。我僅此向行動黨的朋友,提出我的一些觀察和善意批評。

這個黨,從被譏笑為「萬年反對黨」,到「308」終於能一嘗州級執政權力,甚至在「505」距離問鼎布城,只有一步之遙而已。

五十年,對於一個嚴肅、老牌的社會民主主義黨,它有過高峰,也有過困頓;它有過重創,也有過復興,然而它未來將走向何處?當下新的政治格局,包括選委會新一輪的選區劃分,這套遊戲規則,對於循選舉民主斗爭的行動黨,其勢力會進一步擴張,還是逐步萎縮,以致打回原型?半個世紀以來,大馬國人尤其非馬來人,對行動黨都投以極大的熱情和希望,即使在上個世紀,沒有機會看到火箭執政的歲月,所謂的「鐘擺定律」,都從未讓行動黨淪為一蹶不起的「蚊子反對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五十年以來,非馬來人支持行動黨,理由可以很多,諸如要教訓國陣(巫統)、國家不能沒有反對黨、火箭比其他反對黨可靠、行動黨高調反貪污、行動黨領袖不畏坐牢、馬華民政太無能,甚至林吉祥的政治硬漢形象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在我看來,支持行動黨最關鍵的公約數,就是非馬來選民都大致認同,大馬是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因此「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比巫統的「馬來人的馬來西亞」更適合奉為大馬建國的核心理念。

眾所周知,「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是行動黨領袖在群眾演講、政治文告、文宣傳單、布條橫幅、政策宣言最常用的一句口號/概念/主題/詞彙。然而,這麼顯性的斗爭目標,這十個字,卻從未列在黨章的「宗旨」裡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反之,行動黨另一個隱形的意識形態,即: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從1966年就被列為黨章「宗旨」的第一條,演進到2005年修改新黨章,在「宗旨」依然是位列第一,只不過表述改成了「社會民主主義」(Social Democracy),這和歐洲許多兄弟黨的修章發展邏輯,基本一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個反差現象值得研究。

在火箭黨爭的歷史上,派系挑戰者(如KOKS派系)都曾指責林吉祥背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然指責行動黨不重視「民主社會主義」者,唯獨柯嘉遜博士一人。

在我看來,林吉祥領導行動黨的時代,確實不很重視左翼意識形態的論述和理論建設,因為自513後,「左右對峙」和「階級矛盾」 從未在大馬的朝野政黨競爭中突出過。林吉祥也似乎不很在意對手的意識形態批判,因為他知道社會各界普遍不感興趣,亦不會影響選舉大局。

我這麼說,不意味大馬沒有階級剝削問題,而是「階級意識」(class consciousness)被「種族意識」遮蔽,導致前者不彰。加上社會經濟結構的轉型,工人的「階級意識」根本就無法促進工運的發展,反而促退。而行動黨作為社會民主主義政黨,五十年來從未靠工運來做階級動員,這跟歐洲的兄弟黨狀況有所不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即便如此,我不認同一些激進左翼人士所曰,「種族意識」是偽問題,是剝削階級(執政的資產階級集團)蓄意製造出來轉移社會矛盾的政治煙霧。

原因很簡單,我認為,人,不會只有一種社會屬性。

他/她有階級屬性,也有民族屬性、宗教屬性、性別(性向)屬性,甚至如東馬兩邦,有地域屬性。故此,他/她面對的身份認同,遭遇的社會歧視,面對的社會壓迫,或者說包括享有的社會特權,其實都是多面向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比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穆斯林女人,一個在一夫多妻制下「共夫」的女人,一個家庭經濟拮据的女人,一個在馬來甘榜不具備現代化教育所賦予白領階級謀生技能的女人,你說,她活在當今的大馬所面對的多種壓迫和剝削,獨尊左翼的階級斗爭理論,可以提供全面的分析和答案嗎?

一個人,一個男人,一個出自基督教傳統家庭背景的男人,一個同性戀男人,一個華小畢業,有獨中文憑,放洋留學的男性中產階級,但經濟狀況卻逐步向下流動的大都會工薪管理人員,請問,他在國陣統治下的馬來西亞,難道只面對單一的壓迫和歧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故此,行動黨作為「進步政治」(progressive politics),它要代表被壓迫、被歧視、被剝削的馬來西亞人,就必須認識到國陣這股保守的統治力量,從階級、民族、文化、宗教、性別各個面向都是壓迫者和剝削者。

然而,多元的大馬,歷經國陣60年的種族威權統治,已淪為一個嚴重分化的社會。伊斯蘭原教旨的崛起,又成為新添加的反動勢力,讓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面對多一重的社會壓迫。

恕我直言,行動黨近年來因為「政治正確」,為開拓「選舉藍海」、「愛馬來人」以及「不要讓馬來人感到不安」的思路,隱隱約約地盤旋在某些黨高層的腦海里,以致逐漸將政治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爭取馬來人的支持」,而非「爭取被壓迫馬來西亞人的支持」。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