隸書就該這麼學

doggy     2018-05-16     檢舉

隸書就該這麼學!

由於每個人的性格、經歷、所處環境等因素不同,決定了每個人的審美情趣不同,愛好各異,這正如對穿衣的選擇,有人喜歡莊重,有人喜歡瀟灑,有人喜歡華貴,有人喜歡淡雅一樣,對書法的愛好也是如此。

漢代,尤其是東漢喪葬立埤、表功刻石之風盛行,因而流傳下來的碑刻極豐,這些碑刻雖然同屬漢隸,但風格確有很大差異。粗略地分,不外乎兩大類型,一類是端莊雋秀,如《曹全碑》《乙瑛碑》《史晨碑》《禮器碑》等;一類是雄渾古樸,如《張遷碑》《好大王碑》《衡方碑》等等。不同的風格,給人的感受不一樣,你喜歡哪一種風格,你就選擇哪種風格的碑帖。時下書壇比較推崇的是蒼勁古樸的一路的隸書,過於秀潤的碑帖如《曹全碑》,掌握不好會滑入甜俗,故好導師引導入學甚要。要選擇,就要有比較,多選購一些隸書碑帖放在案頭,也是很有必要的。

取法乎上。書法中的「法」不像其它學科那樣,可用公式、定律、原理、法則,把它規定出來,只要按書本上的方法步驟去做,就可以得出正確的答案。書法中的「法」是歷代公認的前賢留下來的名碑、名帖。碑帖上的筆法、結構、章法就是規矩,就是我們要遵循的尺度。初學者,就是要以碑帖為法度,去規範自己那些不合法度的字,所以名帖又稱法帖。所謂「取法乎上」,就是要師法第一流的碑帖。明·豐坊《書訣》:「古語云:『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斯為下矣。』」初學者眼力不高,見到的碑帖也有限,對於何為上,心中是無數的。往往是得到一本隸書字帖就急於臨學,這也是容易走彎路的。

那麼何為上呢?在常見到的近百種隸書碑帖中,當首推漢隸。從文字發展史上看,隸書到東漢已經發展到鼎盛時期。從時空上看,這種近二千年前先賢們的遺蹟,必然古趣盎然,而清代隸書雖不乏新意,但古趣卻淡薄了。在漢碑中,雖然書論家們對個別碑刻有不同的評價,但對大部分名碑的評價是基本相同的,這些公認的名碑,就是上。如前面談到的幾中隸書字帖。

既然有上就必然有下,何為下?有兩種字帖是不足取的。一是後人臨古人碑又拓印成的帖,這種帖上的字經過二道手,甚至三道手,已經失去了原碑的神采,不如選原拓碑帖。二是對書壇上評價不高,或「名不見經傳」的碑帖,要謹慎對待,不可以為逢古便是好。對於今人的字是否可學,是有爭議的,今人的字有不少可供借鑑之處,但不宜深學,因為學起來容易上手,而在創新階段,又不易擺脫今人的影子,這是應該注意的。

初學者,最好先選擇平正一路的字帖。孫過庭《書譜》云:「初學分布,但求平正。」。這雖然是講初學字的結體,應先求得結體平正。那麼欲求結體平正,只有先選擇平正一路的字帖,如《曹全碑》《乙瑛碑》《史晨碑》《禮器碑》都是初學隸書的好範本。而結體平正、布白勻稱,這本身也是一種風格,它給人一種端莊、典雅的美感。結體平正的隸書,它有無限拓展的餘地,倘若你要追求險奇,平正便是險奇的基礎。險奇一路的字帖如《張遷碑》,雖然藝術性較高,但初學者由於對此類碑帖的美感體味不深,從感情上就難以接受,在臨寫時自然也得不到要領,技法上也不易把握。待到對書法的認識逐漸深化,功力逐漸加深。

參考來源